无罪

当朝哥猫化后被俞哥各种欺凌(bushi)

贺朝和谢俞在一起不久了,两人每到休息的时候便会到这个他们一起合租买下的房子来进行深入交流一下(什)这天早上贺朝和以往一样懒洋洋的伸出手臂试图搭在谢俞腰上来抱住属于他的小朋友,然而……他却抱了个空,没有想象中他家小朋友温软的腰肢在怀,朝哥表示他不开心了,不开心要小朋友哄,于是朝哥睁开双眼,正试图控诉他家小朋友的无情无义,却看着自己的双手愣在了哪里,(贺朝:这对猫爪什么玩意,老资的修长骨节分明笔直的双手呢?!)不小的动静吵醒了本就浅眠的谢俞,没能睡饱的谢俞表示他很生气,整个人散发着低气压:“贺朝!你他妈又搞什么!”当谢俞转过身准备一脚给贺朝送到地上去的时候,顿时遭了一下,(谢俞:这谁?老子养一个贺朝本来就够受的了,还来只猫贺朝??)意外的谢俞没有第一时间揪住贺朝的领子把他提起来(我承认这是我的恶趣味)并问他为什么吵醒自己,而是迟疑了一会,伸出那双修长的双手捏了捏贺朝因猫化而长出的猫耳,“嗯……软软的,似乎,还不错”谢俞心想,莫名其妙变成一只猫咪,还被自家小朋友吼了,贺朝那双大眼眨巴眨巴就差哭出来了,而感受到谢俞摸了摸自己,朝哥表示他又行了,整个人冒起了粉色的泡泡。

  谢俞心情很好的拎起这只变小的猫贺朝,抱在了怀里,并把他带着就去了洗漱间,美名其曰:洗个澡,你都快发霉了,贺朝:“我哪有!”却遭谢俞的无情镇压,兴许是因为猫并不喜欢水,现在猫化变小的贺朝对水也很不喜欢,于是贺朝开始各种挣扎,突然意外的不是很尖的猫爪子在谢俞手上划出了一道白痕,看着自家小朋友被自己抓伤,贺朝不动了,安安分分的窝住了,谢俞皱了皱眉,强忍着不把他丢走,把他放在了调好水温的水盆里,就算变成了一只猫,也这么不老实,谢俞想到,蓬松柔软的毛被水打湿,湿帕帕的聚拢在贺朝身上,下意识的贺朝使劲甩了甩毛,抖出的水珠不意外的全撒在了谢俞的身上,看着自家小朋友突然握紧的手,贺朝觉得……他可能会死!于是求生欲很强的朝哥,厚颜无耻的开始卖萌:“喵呜,喵呜”猫咪特有的可爱柔软的喵呜声,一瞬间让谢俞的火下了大半,再次提溜回贺朝,谢俞拿出沐浴液给朝贺洗了洗,用水冲干净,包在了毛毯里,谢俞啧了一下:“麻烦”如果可以,谢俞真的很想把贺朝直接扔在洗衣机里,放点洗衣粉,开开开关,直接洗,简单完事,但考虑到那样贺朝可能半条命都没了,谢俞还是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被包在毛毯里的贺朝突然抖了抖,怎么感觉有杀气!是谁又想害朕!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谢俞也有点饿了,拿出面包片生菜,火腿肠切片,在涂上了沙拉酱,简单给自己做了一个三明治,刚准备吃的时候,谢俞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拽自己的裤脚,谢俞低头一看,是贺朝,贺朝不满的比比划划自己的小爪子,似是在控诉他忘记给自己准备饭了,哭笑不得的谢俞拿出一根火腿肠递给了贺朝,自己和贺朝从未想过养点什么,因为他们很可能活不过三天,自然也没有什么宠物吃的东西,但愿贺朝能吃,于是,在厨房里一人一猫温馨的吃着午饭。

   下午谢俞没什么事情,便就在屋里逗着贺朝,手中拿着一根羽毛的谢俞正一脸好笑的看着贺朝,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不扑过来,也许是猫的本性在作祟,贺朝没有多久便屈从了,冲着羽毛扑了过去,谢俞敏捷把羽毛一拽,贺朝华丽丽的扑街:“喵呜喵呜喵呜!”(翻译:小朋友你这么能这样,你这样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愉快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傍晚很快就来到了。

    谢俞难得温柔的亲昵的亲了一口猫贺朝,然后……很戏剧的,嘭的一声,全身赤裸的贺朝满脸无辜的坐在了地上,然而谢俞……被压在了贺朝身下,贺朝似是才想起来……动作僵硬的起身:“小,小朋友,别,别打脸,啊!!!!”

  事后据隔壁邻居说,似乎隐约还有一声:“你想都别想,”反正我是两天都没看那个挺帅的小伙子出来了

啊啊啊……我知道我写的可能有点渣,但见谅,最后,喜欢大家点个喜欢啊啊啊,谢谢!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