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

【璧喻】契约

无良作者冒头,这是私设,东璧身份为仅存的阴阳师,阿喻是一个新晋贞子(不要问为什么有男贞子,问就是剧情需要!)吓人不成功反喜欢上东璧,从此过上快乐生活。


接过前任贞子的职位,成为新一任的贞子阿喻望向已经跑远的前任贞子,内心的小人疯狂捶墙,“有没有搞错,这……这老手带着新手试炼都没有,就直接上任?真·不靠谱呢”晃晃脑袋撇去脑海中杂乱的想法,阿喻握紧拳头,走到电视机前,“别怪我了,这个点还看恐怖片是真的找吓!”看着电视里呈现出在看恐怖片一名冷峻男子的样貌,阿喻心中默念,想着前任贞子吓人前的准备,首先,闪烁的灯光,晃动爬着的身子,杂乱的头发,阿喻解开发带,银发拢于身前面前,一切准备就绪,然后一头钻进了电视机里……一切都如序进行,然而错就错在了。


这个电视是液晶电视,屏大……没能刹住车的阿喻不仅没能吓到人,还一头撞进了坐在沙发上那人的怀里,阿喻自是没什么事,因为有一个软垫“东璧”垫着,阿喻迷茫的抬头看了看四周,还有……那个脸色泛白的人,别无二致的冷峻面容,不错,应该就是刚才自己要吓的被害人了,只是……这还没吓呢,怎么就这样了,阿喻表示迷惑,似是知晓他的想法,东璧冷着脸开口“你要来试试原本坐的好好的,突然一个人像导弹一样撞进怀里的感觉吗?”“不,不了”阿喻心虚的拒绝“那个,你没事吧”没有理会阿喻的话,东璧沉声开口“你……似乎不是人,看着你的出场方式,是贞子?,你到特别,别的鬼惧我,不会接近于我你反而主动送上门,是着急让我送你投胎?。


听到人的话,终于从第一次吓人失败经历过程中回过神来的阿喻,这才发现眼前人带给自己的一种压迫,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压迫,若是那贞子没骗我,眼前的人应是极为稀有的阴阳师,在一次人为的百鬼夜行中,为了抵抗那次浩劫,本就数量稀少的阴阳师,更是缩减到了个位数,如今眼前的这个人,便应是当今世上最后一位阴阳师——东璧龙珠。“我这是什么运气,随便挑个人吓还能吓到阴阳师手里去”阿喻小声的嘀咕,听力极好的东璧自是一字不漏的全听了进去“哦?原来是个新手?也是……见到我的人本就不多,你找上我只能算你倒霉了。”阿喻一句“手下留情”还没有说出口,便眼尖的看见了东璧双指间不知在何时夹了一张淡黄色的符纸,隐隐的蓝色灵力在其中涌动,不用想,这张符纸若是拍在任何一个鬼上,绝对会一命呜呼,更何况自己这个小小的贞子……阿喻脑中闪过好几种说辞,至于,逃跑?别想了,在被誉为最强阴阳师的东璧龙珠盯上还没有人,不对,还没有鬼能够逃掉 。


东璧好笑的看着面前的贞子似是绞尽脑汁找借口的样子开口“别想了,逃不掉的”这句话成功把阿喻最后一丝侥幸的念头彻底掐灭,“完了我的贞子生涯还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了吗。”东璧瞧着似是放弃挣扎的贞子说到“我改变主意了,你要和我签订契约吗,成为我的御鬼?”遂说是问,但东璧的语气确是不容拒绝的肯定,还有别的方法选吗?只能认栽,在第n次想要试图创造奇迹溜走被东璧冷冷的一眼看过去之后,阿喻放弃了,“我与你签订契约成为你的御鬼”,意料之中的回答,东璧刚想探过身子,抵住人的眉间与人印上灵魂契约,那人却身子向后一移错开了人的触碰,随即身子陷入电视中,荡漾起圈圈波纹,“拜拜了√阴阳师大人~以为我会束手就擒吗?”随着人最后的话语消失在空荡的房间里,东璧看向电视,“倒是个狡猾的家伙,一时愣神还真叫他跑了,不过……你以为我就一点后手都没留吗?”黑暗的房间里,唯有东璧指尖淡蓝色的灵力在幽幽的流转,分外美丽。


为什么会对他手下留情呢,记忆中那抹熟悉的身影与刚刚狡猾溜走的贞子相,结合容纳,在记忆中……他对我是很重要的人吗,指尖按与疼痛的眉间,试图舒缓疼痛看清那抹身影的真正面目,那场浩劫中,我究竟失去了怎样的记忆,为何我对他会有种熟悉的感觉。


 

评论(2)

热度(58)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