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

【璧喻】契约(2)

作为阴阳师东璧其实不是很有空余的休闲时间,更多的时候都会为了各种各样的灵异事件而奔走虽然对那个贞子很有兴趣,但是也仅是如此罢了。


收拾完行装,东璧随意的拿下屋子里挂着的一件黑色风衣穿好,搭理好衣领之后拎起在一旁搁置许久的行李箱,不带半分留恋的离开这个地方,家?对于东璧来说,太过缥缈,眼前这个不过是临时的住宿点而已,东璧淡淡的想着,而此时原本在东璧体内安分的灵力突然躁动起来,不安分似是想要冲出去,一瞬间的剧烈的疼痛使东璧的脸色变的苍白,这是怎样的预兆,他在清楚不过,如果再不能缔结契约,那么他将承受不住自身的灵力而死亡,灵力的躁动会带来难以忍受的疼痛持续到灵力归于平静,疼痛的时间随着宿主的实力而决定,东璧则需要忍受史无前例整整一天的疼痛,这一天则是东璧最虚弱的时候,御鬼的价值就体现于此。守护好此时虚弱的阴阳师,实力强大的可以护好,若是实力低下的,即便燃烧生命之火来守护,也不过只能抵住一炷香甚至更短的时间。虽然缔结一名灵力低下的御鬼则是最好的选择和解决方法,因为可控性很强不用担心噬主,但阴阳师的安危也会受到极度的威胁。与其他少数渴望缔结强大御鬼的阴阳师从而能够顺利的度过虚弱期的人不同,东璧的高傲使他不允许自己与实力低下的御鬼缔结契约,那是每一名自身强大的阴阳师身为强者高傲。



东璧改变了原本的路线,向着一处废弃荒凉的学校走去,灵力的躁动一时不会平息,此时去那座学校等待灵力平息解除痛苦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人烟稀少,不必担心会被别人所看见,这也是选择那处最重要的一点。他可不想被当做异类抓起来,虽说他自己本身就是个异类,破败的校园显的意外的宁静,从常人眼中这不过就是普通等待拆迁的房屋罢了,但是……阴阳师眼中所观看到的世界,是与常人不同的,也不妨称其为阴阳眼,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东璧眼中的这座学校,从破败的窗前隐隐有几缕灰色的鬼影飘过,完全违反风水大忌的建筑,没有了以往活动的学生阳气的镇压,导致这里成为养鬼的“风水宝地”,里面绝对不缺乏一些厉鬼凶魂,但是东璧别无选择。



走进学校宛若坠入冰窖的感受与外面阳光照射的温暖形成的鲜明对比,东璧抿了抿因疼痛失去血色的薄唇,手中早已警觉的握住了一沓符纸,提防不知何时会出现的鬼魂,于这种时候是切记不可往最高和最低楼层去的,这是无数前阴阳师血的教训,那里是最凶险的地方,即便是全盛时期的东璧,都没办法安然无恙的出来,以现在的状态,若是被一些强大的厉鬼凶魂纠缠上……那就是真正的十死无一生,东璧转身上了二楼,干涸的血迹滴落散布在前方的楼梯间,看来这里死过的人,绝对不在少数,这里被封,定是有其他的原因。在上去的一瞬间东璧手中的一张符纸被利落的拍在身后游魂头上,游魂临死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化为灰尘,东璧泛白的指尖狠狠的抓住符纸,“看样子,只能拼一把了,游魂的叫声必然会引起强大的厉鬼注意,若不能避开,正面对上的话,自己的胜率太小了,”东璧一点都没有犹豫的转身下了楼,来到了一楼,整栋教学楼最低的楼层,“但愿那些强大的厉鬼都去巡视二层了吧……但这里也不能过多的停留。”东璧何曾不想直接出去,而那些狡诈的鬼早已将门关闭,若是进去,必然会陷入鬼打墙,开锁的时间足够那些厉鬼赶回将他撕碎几十次了。运气不好,则是会与他们撞个对脸。



东璧目标的目标是尽头的房间,门是没有锁着的东璧关紧了门,一只手突然搭上了东璧的肩膀,东璧没有回头,动作利落的回敬了对方一张带有灵力的符纸,在那只鬼没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伸手堵住了他的嘴,一瞬间,两双眼睛诧异的对上了,不错……眼前这个鬼他还挺熟,就是前两天想吓人却吓到自己这个阴阳师手上的倒霉贞子,情绪归于平静“你怎么在这?”……“这话该我问你才对吧,纵使你是阴阳师,一个人就敢跑到厉鬼大本营,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傻,自我介绍一下,叫我阿喻就好,是新上任的贞子”不似初遇时候的那般慌张,阿喻笑着开口,没有遗漏过阿喻语气中的一丝调侃,东璧看了看他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东璧龙珠,身份你知道”。



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随之传来则是无法忍受的疼痛,东璧攥紧了手,“我只是躲避于此,只是……这厉鬼的实力倒是在我意料之外,所以才会如此狼狈”,“……难怪,不过,这不仅是依靠这里的条件所养成的厉鬼,里面,有人在故意饲养它们,它们手中都沾过人的鲜血自然比那些没见血的鬼强横许多,戾气也是愈发重了,我刚成为鬼的时候本身盘踞于此,之后几年成了贞子,于是便想回来看一看,结果无意发现了这个秘密。”阿喻幽幽的开口,故意饲养?东璧微微皱了皱眉“他们是穿着黑色衣服背后绣着死字的人吗?”听到东璧的问题阿喻直接回答“是,怎么,认识?熟人?”……岂止是熟人啊,简直是熟的不能再熟的人了,10年前的那场百鬼夜行浩劫,东璧未曾忘记,黑夜里隐藏的阴暗,罪恶丑陋的那一天呈现在东璧眼前,便再也无法泯灭的刻于他的心底。“的确是熟人”东璧冷冽的开口“照你的情况,你也是被困在这里?”。



“是,所以,阴阳师大人这是要和我练手冲出去?,希望不大,我们一个是实力还不算很强的贞子,一个是虚弱的阴阳师,面对至少三个怨气极重的厉鬼,不太可能”阿喻并没有否认自己也被困在这里的事实,对于连虚弱期都没有办法安稳度过的东璧,阿喻表示同情,若是真的遇上厉鬼,第一个被纠缠的定然是东璧,作为阴阳师体内自然有强大的灵力,这对于一些渴望增强实力的厉鬼是极大的诱惑,而他的血肉则是饲养他们上好的大补之物,是只鬼,都不会拒绝这样送到门的美食,你还能挣扎多久呢?阴阳师大人?我很期待。“总比等死好,他们应该巡视完二楼和顶楼了,这里已经不在安全了,走”东璧没有丝毫犹豫的拽起靠在一旁的阿喻推门离开了这里,“话说,你不怕我突然反水?如此相信我?这是明显的局面,你就不怕我现在为了鬼命弃明投暗”。



“不怕,你不会,刚刚你可以有很多机会杀死我,但是你没有,说明你和别的鬼不同,至少不是失去理智,极其渴望实力的鬼,我们现在不过是合作关系,下次见面,我并不会手下留情”,一边说着,一边两个人熟练的穿梭在整栋楼里,你追,我跑,仿佛与鬼捉迷藏一般,踩点这是必要的,但再怎么躲藏,在这座有限的废弃教学楼里,被抓住是迟早的事情,比如,现在。



看着面前模样极其凄惨,或者说吓人的厉鬼,阿喻很诚实也很没出息的抓住了东璧的胳膊,群众演员厉鬼1“跟我们绕了这么久,还是让我抓住了吧,让我想想该怎么分食你们”还是个有了灵智的厉鬼……棘手了,夜晚就快到来,那时候是厉鬼最强盛的时候,他们必死无疑,东璧咬了咬牙,即便他不想与实力不足的鬼缔结契约,但是他不想在这里永远的停下脚步,他还未曾得到他所要知晓一切的真相,抱歉了,东璧低低的道,就在厉鬼安耐不住想要冲过来的时候,东璧在阿喻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低头吻上了身后的阿喻,如此的角度,东璧清晰的看到了阿喻那双宛如碧绿宛如清澈池水般的眼眸中染上惊讶,一人一鬼被淡蓝色巨大的契约阵所包裹住,早已开了灵智的厉鬼怎么可能不知道,若是阴阳师第一次签订契约,在短时间内,会暂时抵消虚弱期所带来的疼痛,与灵力的暴动,恢复巅峰时期的实力,到时候猫捉老鼠的游戏将会彻底反转,即便厉鬼用尽浑身的手段,也没能闯进契约阵内,伤害到他们分毫。



光晕逐渐收缩凝聚为一枚精致的法阵,落在阿喻的眉间,昭示着契约建立的完成,恢复实力的东璧,微微握了握手,看向厉鬼,难得的露出了一抹笑容,却怎么看都怎么让人感到不寒而栗,阿喻暂时放弃询问东璧为何突然的与他缔结契约,若是他不想告诉你,你怎么问,他都不会开口,阿喻很知晓东璧的性格,就像是相处了很久的朋友一般。明明总共才见过两次面,眼前的阴阳师却让他琢磨不透(至于那个厉鬼,场面过于血腥,不宜展示)

评论(5)

热度(59)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