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

【璧喻】契约4

等东璧把被阿喻碰掉的书从新摆放整齐放回书架的时候,墙上钟表已然笔直的对准11点钟的方向,这让东璧头一次对自己买了如此多的书产生了后悔的情绪,东璧解开身上已经被汗水打湿的风衣挂于一旁的衣架上,对着一旁准备煮泡面当宵夜的阿喻说到“我去沐浴,你在这老实呆着,你要是在乱搞,我就把你扔进戒指里”而正在吃着泡面的阿喻小鸡啄米一般的点点头,去吧去吧,我一定不乱搞(才怪)。



阿喻满足的吃完最后一口泡面,手随意的擦了擦沾染上些许汤汁的嘴角,看着倒映在洗漱间门上那抹修长挺拔的身影,阿喻坏心的弯起眼眸,让我白给你打工,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总得讨点便宜当做利息,那就让我看看被世人誉为最后一阴阳师的你,身材怎么样√说着阿喻动作轻巧的移去洗漱间,看着上锁了的门阿喻微微一愣,“以为这就能拦住我吗?”阿喻拿出准备好铁丝,熟练的搅动了几次,随着咔哒一声门顺势打开,但等着阿喻的并不是不着寸缕的东璧(美人)而是已经穿着整齐并且坐在一旁椅子上似乎等他很久了的东璧,“哦豁,完蛋”阿喻小声嘀咕,随即对上了东璧那双沾染上了些许戏谑的眼神“你知道我会不安分的来这里偷看你,然后把我当场抓包?怎么以前没看出东璧大阴阳师你这么腹黑呢”听到阿喻的话,不难从东璧的声音听到难掩的笑意“你要是安分了,那就不是你了,你也去洗一下吧,明天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做。”东璧起身走出洗漱间留下被抓包的阿喻和早已被东璧准备好的衣服在浴室里大眼瞪小眼。



回到卧室的东璧并没有在去整理那些搁置许久的文件,而是拿起一旁被仔细保护放在精致盒子里的一条淡银色的项链,随着东璧的动作项链的中间垂落下一个锁扣,东璧取下手中带着的那枚戒指(那枚印刻着曼陀罗花纹的戒指)放在锁扣中,认真的扣紧,带于颈间,不管他们之前是否熟识,或者关系怎样,但从这一刻起,他们将是彼此最为亲近,陪伴对方一生直至死亡的人。随着契约的成立,他们的未来必定会与对方交错在一起,同样洗完澡的阿喻并没有选择栖息于戒指中,半点没有主人和客人的意识丝毫不客气的上了东璧的床,面对柔软大床的诱惑,阿喻果断放弃了那个他未来的家——那枚戒指。(阿喻你这样,戒指是会哭的)投入了大床的怀抱。



……“什么东西”东璧困难的扒开缠绕在自己颈间使自己不能呼吸的东西,贪念的呼吸了几口空气,在看清楚是什么东西缠在自己身上后东璧毫不客气一脚送那个东西,应该说,是哪个鬼到了床底下,“谁踹我!打扰人,不对打扰鬼清梦,不知道是不道德的吗?”在床底下的阿喻揉着被撞疼的脑袋表达自己的不满,东璧丝毫不合他废话“不知道是谁晚上睡觉如此不老实,你要谋杀直说”看向镜子里自己被阿喻缠红的脖颈东璧道,……“这个,那个,我不是故意的”阿喻表示无辜,“算了,你穿好衣服,一会跟我去灵异协会一趟”东璧打理着被阿喻弄乱的衣服说到。“!什,你让我一个鬼去灵异协会?我觉得我在这里挺好,等等,你干什么,放开我,我不去!!”然而阿喻的抗议注定是无效的于是被东璧果断捂嘴拖走了。收拾好在自己手里不乖挣扎的小鱼儿阿喻,东璧压下心里不好的预感,今天……似乎会发生些什么。


评论(4)

热度(4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