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

搞锅管家x少主

少主,现在可不应该在赖床了”清朗磁性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不用猜也就能知道,这肯定是锅包肉那个可恶的家伙,伊羽愤恨的把头埋进被子里试图当做没听到,门外锅包肉怎么可能不知道伊羽的心思,修长的指尖微微弯曲轻扣门板,“少主,若是你在不收拾出来,我可要进去了”伊羽迅速直起身子,收拾好床铺,打理好自己,三分钟后整整齐齐的出现在了锅包肉面前,动作熟练,看样子没少被锅包肉如此“威胁”锅包肉金色的眼眸中隐隐有笑意流曳,但在少主回头的一刻收敛了那一抹笑意,仿佛那个温柔的锅包肉从未存在,锅包肉一手放于胸前,微微弯腰行礼,“早上好,少主,请跟着我去用餐”伊羽微微一愣,锅包肉微长的黑色发丝随着弯腰的动作佛过脸颊,带来微微酥麻的感觉,伊羽的心不争气的狠狠跳动了一下。

看着锅包肉浅金色的衣襟微扬消失在楼梯口处,伊羽方才回过神来,慌忙跟上,刚才的,感觉好奇怪……心不在焉的吃完早饭,伊羽准备出去溜达一会,然而我们不幸的少主伊·可怜·羽被我们的锅恶魔笑吟吟的堵在了门口“少主想去哪?今日份的训练不完成,少主可不能出去的哦”与清晨锅包肉清朗磁性的声音不同,此时锅包肉的话语在伊羽眼里与恶魔低语都不为过,悲催的伊羽被抓到了后面的瀑布上,锅包肉嘴角含笑着问“少主,请听题,锅包肉是由什么做成的?”少主双眼放空,我怎么知道啊啊啊,内心疯狂挠墙的少主被告知正确答案后,一直被锅包肉折腾到喊出食材做法的声音大过瀑布才被锅魔鬼放走,一旁的饺子于心不忍的递给了伊羽几颗润喉糖,提醒道“少主下次还是要多预习些,不然就不会像今天这般惨了”

完成训练的伊羽走上那座悬崖,准备从高处往低看收览美景放松心情,“蹭”的破空声传来,随之则是命中的沉闷声响,伊羽好奇的抬眸望去,锅包肉指尖微拉弓弦,搭上羽箭,瞄准,放箭一系列动作准确快速利落的完成,羽箭稳稳的命中靶心微微的摇晃,锅包肉转过身子,看向伊羽“少主?”

长时间训练的汗水打湿了锅包肉打理仔细的头发,含笑的眼眸中掺杂了几缕醉意,面颊微红,应是感到热,昔日打理整洁的衣服被拉扯开,伊羽脑海中不禁想起了四个字“秀色可餐”,眼眸微转,看到了一旁放着的两坛烧刀子酒,意识到锅包肉可能是有些醉了 温润开口“我来这里散心欣赏一下秀丽的风景,不都说从高处往低处看,风景是最美丽的吗?,”然而刚刚还站在一旁练箭的锅包肉已经不知何时躺在了一旁的一块石头上一手微微放在额头遮挡着闷热的太阳,握箭的手微垂于身侧,伊羽眨了眨眼眸……这是,醉倒了吗?伊羽试探的走到锅包肉面前,指尖轻触人的衣领试图打理好微乱的衣领,在要碰上的一刻,伊羽的手被已经判定为醉倒的锅包肉轻握住,那双闭着的眼眸睁开,伊羽直直撞入锅包肉那双清澈的金眸里,有些慌乱“你,你没有醉倒吗?”锅包肉轻笑着开口“那只是酒后的小息而已,倒是少主你,刚刚想对我做什么?”伊羽的脸颊顿时红了,干坏事心虚的不敢看向锅包肉嗫嚅着开口“我以为你醉倒了,想要帮你打理一下衣领”,锅包肉直起身子,轻轻的把伊羽揽进怀中,“少主,你喜欢我吗?”伊羽愣愣的被锅包肉圈在怀里,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这……算是告白吗?脸红的快熟了的伊羽回想起和锅包肉一次次的训练,在事后锅包肉都会贴心的帮伊羽打理好,比如姜汤,比如润喉糖都会事先告诉饺子备好,以保证训练完之后伊羽可以立刻喝上,和锅包肉不经意让自己脸红心跳的举动,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在锅包肉以为自己告白失败了的时候,伊羽扬起脸颊吻住了锅包肉的嘴,“我也喜欢你”

夕阳下一双十指相扣的手紧紧的交握在一起,仿佛永远都不会分开。